Close

「日本語」的一些接尾詞

是的,這是一個新的摸魚項目,這個項目是記錄一些學習各種沒太大用處語言的筆記。當然,這不是什麼學習的好辦法,不過摸魚和灌水而言,這是健康的……

今天的內容是關於日語的一些連詞,在看動漫和日劇的時候我們總是不自覺就能理解,但是自己卻從來沒有用過呢!

[閒聊] 小滿

這是一個也不算全然虛構的故事吧,奇怪的是,別人回憶過去總是美好,不能不說我是羨慕的。一樣在 Mastodon 上記錄的,所以總有一種被字數限制追殺的感覺……

『我小的時候屬於那種老師頭疼的孩子,逃課啊,翻天台啊,令行禁止的事情都沒少做過。因爲家裏是唯成績論,因此也沒有受過什麼懲罰。比起一樣唸書拿手的孩子,我喜歡跟「吊車尾」的孩子們一起玩耍,偷偷抽菸,去遊戲廳……』

[閒聊] 後院的門

這是半夜在貓站貼的一個故事,每到11點的時候,不知道爲什麼,悲傷的情緒就很不說分由地湧現出來。

『我家跟鄰居家的後院之間有一扇門,鄰居這邊一推門,就能跑到我家後院,我家這邊則是推不開這扇門的。我小的時候,門還能推開的時候,無論家裡來多麼貴重的客人,父親總會囑咐「不要推開後門唷,因為不知道會通向何處呢。」……』

又少了一個用桌面環境的理由——在dwm中配置聲音操控

在b站摸魚的時候突然想到,萬一有那種需要調低音量的情況,怎麼便捷地實現呢。(至於是怎樣的情況纔會有這個需求,有機會再考慮吧……)如果使用 Gnome 或者 KDE 的話,似乎都有很完整的配件來識別膝上型電腦上各種功能鍵,也有小配件(widgets)能夠展示目前的音量大小。但是爲了這樣簡單的功能,真的需要安裝一個程式麼?

每一個圓周率裏都書寫了無數卷漢姆萊特——但你需要一些耐心

每一個理科生都有着一顆風月無邊的心,因爲他們知道這個世界最美的文字就藏身在那些數學物理常數當中。
如果說文學是無法用理性來度量的,那麼包含了無數文學鉅著的數字,當然我願稱之爲「無理數」。這是一篇莫名其妙的摸魚作文,沒有開頭也沒有結尾,如果你找都我丟失的結尾,請聯絡我!

不想學習的時候你還可以這樣——ArchLinux安裝不完全指北

這個週末我做了什麼的,學習是不可能學習的,於是把新買的舊貨翻新出來一下,安裝了船新的 Archlinux。比起一路 Next Step 到底的安裝器,我一直覺得 Arch 的安裝比較能幫助用戶理解系統的運行機制。話雖如此,實際配置起來又是另一回事兒了,這篇 blog 教程介紹了 ArchLinux 的標準安裝,以及吐槽了 Windows 作業系統。按照教程裝完是沒有 GUI 的,計劃在第二偏中涉及作業系統的配置,要問爲什麼,因爲我也沒摸索清楚啊!

沪ICP备19039127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