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lose

「數學」newton-girard identity…

說實話,Vieta’s formula 可能是屬於那個古典時代的奇異方程中最廣爲人知的結論了。然而關於多項式形式的研究總是讓人產生一種復古情懷。今天準備競賽班的時候翻到幾道 Vieta’s formula 的問題,仔細一看,隱隱是運用 Newton-Girard identity,同樣饒有趣味的命題,反而名不見經傳,爲艾薩克先生鳴不平啊真是。

「數學」好好做着幾何題,怎麼就變數論了呢?

這是來自於 2021 年 Euclid 競賽的最後一題,在前半題傳統的幾何題的誤導下,我們需要愉快地解一題看似幾何的數論題。整個題的思路並不複雜,但是用到了不少實用的結論。

At first glance this is nothing more than an innocent-looking geometric problem, but this last problem in 2021 Euclid Maths Contest surely speaks more than that. As it later turns out, this is a quite interesting number theory problem, which induces some handy tools for maths contests.

「日本語」的一些接尾詞

是的,這是一個新的摸魚項目,這個項目是記錄一些學習各種沒太大用處語言的筆記。當然,這不是什麼學習的好辦法,不過摸魚和灌水而言,這是健康的……

今天的內容是關於日語的一些連詞,在看動漫和日劇的時候我們總是不自覺就能理解,但是自己卻從來沒有用過呢!

又少了一個用桌面環境的理由——在dwm中配置聲音操控

在b站摸魚的時候突然想到,萬一有那種需要調低音量的情況,怎麼便捷地實現呢。(至於是怎樣的情況纔會有這個需求,有機會再考慮吧……)如果使用 Gnome 或者 KDE 的話,似乎都有很完整的配件來識別膝上型電腦上各種功能鍵,也有小配件(widgets)能夠展示目前的音量大小。但是爲了這樣簡單的功能,真的需要安裝一個程式麼?

不想學習的時候你還可以這樣——ArchLinux安裝不完全指北

這個週末我做了什麼的,學習是不可能學習的,於是把新買的舊貨翻新出來一下,安裝了船新的 Archlinux。比起一路 Next Step 到底的安裝器,我一直覺得 Arch 的安裝比較能幫助用戶理解系統的運行機制。話雖如此,實際配置起來又是另一回事兒了,這篇 blog 教程介紹了 ArchLinux 的標準安裝,以及吐槽了 Windows 作業系統。按照教程裝完是沒有 GUI 的,計劃在第二偏中涉及作業系統的配置,要問爲什麼,因爲我也沒摸索清楚啊!

沪ICP备19039127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