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lose

每一個圓周率裏都書寫了無數卷漢姆萊特——但你需要一些耐心

每一個理科生都有着一顆風月無邊的心,因爲他們知道這個世界最美的文字就藏身在那些數學物理常數當中。
如果說文學是無法用理性來度量的,那麼包含了無數文學鉅著的數字,當然我願稱之爲「無理數」。這是一篇莫名其妙的摸魚作文,沒有開頭也沒有結尾,如果你找都我丟失的結尾,請聯絡我!

不想學習的時候你還可以這樣——ArchLinux安裝不完全指北

這個週末我做了什麼的,學習是不可能學習的,於是把新買的舊貨翻新出來一下,安裝了船新的 Archlinux。比起一路 Next Step 到底的安裝器,我一直覺得 Arch 的安裝比較能幫助用戶理解系統的運行機制。話雖如此,實際配置起來又是另一回事兒了,這篇 blog 教程介紹了 ArchLinux 的標準安裝,以及吐槽了 Windows 作業系統。按照教程裝完是沒有 GUI 的,計劃在第二偏中涉及作業系統的配置,要問爲什麼,因爲我也沒摸索清楚啊!

沪ICP备19039127号-1